您现在的位置:手机查看开码结果 > 教学资源 > 二中题库 > 正文内容

无名湖这位“客串军嫂”温暖着哨所戍边人的心窝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1-31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无名湖的“客串军嫂”■罗邦杨特约记者李国涛在去无名湖哨所的路上,越野车趴窝,李宁陪丈夫赵鹏下车铲雪。 陈帝运摄视频拍摄前,李宁出现高原反应,丈夫赵鹏心疼地亲吻妻子。 “无名湖最近下雪了吗?守哨官兵都还好吧?”“月初下了一场,大伙儿都好着呢,盼着你再去哨所看看。 ”11月14日,远在河南洛阳的军嫂李宁,在电话里向丈夫赵鹏问起无名湖哨所守哨官兵的近况。

  
 

   李宁并非是无名湖哨所官兵的家属,她的丈夫赵鹏是西藏山南军分区边防某团机关的一名军官。

  
 

   李宁与无名湖哨所结缘,源自一场“友情演出”。

  
 

   今年春节前几天,该边防团政治工作处干事王旗红被一项任务愁坏了。

  
 

   “需要你们协助拍摄无名湖官兵新春送祝福视频,在团春节文艺晚会上播出,如果有军嫂就更好了。

  
 

   ”受领任务之初,王旗红并未感觉到压力,满心欢喜地认为这是展示戍边官兵风采的好机会。

  
 

   可想到无名湖很少有军嫂来队的实际,他才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  
 

   时任无名湖指导员土杰旦增也不甘心,甚至动过让自己妻子上高原的念头,奈何孩子年幼,妻子也脱不开身。

  
 

   无名湖哨所驻地海拔4520米,每年大雪近6个月,最低气温有零下30多摄氏度。 上一次有军嫂冬季上哨探亲,还得是2016年。

  
 

   那年,时任连长周添保的妻子冷冬梅在封山期冒着大雪上哨所,路途十分艰险。

  
 

   渐渐地,哨所的官兵不忍心让家属受这份苦,很少再让家人上山,大家不约而同把思念深深藏在了心底。

  
 

   怎么办?王旗红抓耳挠腮。 “要不找个军嫂临时‘客串’一下?”王旗红和土杰旦增不谋而合。 客串军嫂,这个大胆想法并不是王旗红和土杰旦增的首创。

  
 

   2011年,团里拍摄一部名为《无名山无名湖》的DV片,需要时任指导员陈刚的家属出镜,可陈指导员的妻子因为工作繁忙无法到场,团里只好请来驻地通讯公司的女员工客串。

  
 

   这一次,王旗红把目标锁定为赵鹏的妻子李宁。

  
 

   那年,土杰旦增休护理假,赵鹏主动请缨前往无名湖代职。

  
 

   在近3个月时间里,他同官兵一起巡逻执勤、训练劳动,深得大家喜爱。

  
 

   “赵鹏在无名湖代过职,也是哨所一员,他的爱人理所当然是哨所的军嫂。

  
 

   ”王旗红心想。

  
 

   “嫂子,有件事想请你帮忙。

  
 

   ”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王旗红拨通了李宁的电话。 团部驻地海拔也有4370米,李宁一周前才到团部,还处在高原适应期,王旗红担心她上哨所吃不消。 当他提出让李宁客串出演哨所军嫂时,没想到李宁一口便答应了。

  
 

   其实,李宁对无名湖关注已久。

  
 

   通过关注无名湖的新闻报道,她了解到,无名湖本无湖,诗意的名字只是官兵心中的渴望,由于高寒缺氧,许多官兵头发脱落、指甲凹陷……她很想看看无名湖哨所究竟是什么样的。 “嫂子要来啦”,消息一传出,无名湖哨所沸腾了。 大家纷纷出动,把哨所周围的积雪暗冰打扫得干干净净。 士官尹小波还把尘封许久的女厕所拾掇一番,用红油漆将“女”字描了一遍。

  
 

   出发前,李宁颇费了一番心思,戴上帽子、手套、墨镜,平时不怎么化妆的她,还特意化了精致的妆。

  
 

   “大家许久没见到‘美女’了,正好可以让他们养养眼。

  
 

   ”看见妻子紧张地准备着,赵鹏笑着给李宁打气。 破冰上哨,说易行难。 春节前夕,错那县境内遭遇罕见暴风雪,前往无名湖的简易公路被厚厚的冰雪覆盖。

  
 

   行路难,尤其横在团部与无名湖之间的格金山、“5001山口”,更是让人望“山”兴叹。

  
 

   那天,越野车喘着粗气攀行格金山,却不小心一头扎进了雪窝。 驾驶员马上换挡四驱,猛轰油门,越野车还是陷在雪地里一动也不动。 车里的人只好全都下车,合力推车。 “呀!”车轮卷起的雪渣溅了李宁一脸,原本精致的妆容,瞬间被毁掉。

  
 

   赵鹏看着李宁的样子,不禁笑出了声。

  
 

   轮胎打滑出不来,赵鹏只好取出铁锹,在路旁雪堆里刨了一个大窟窿,抠出沙石泥土垫在轮子下面,越野车这才突出重围。 等回到车里,李宁的脸颊已冻得通红。 一路颠簸,李宁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散架了,好不容易挨到哨所,“欢迎嫂子”……寒风中,官兵热情相迎,李宁身体上的疲惫也一扫而光,很快融入哨所。 在有限的时间里,她恨不得多给官兵做点事,多和大家说说话。 那天,在拍摄描红“无名湖”戍边石时,一阵狂风卷着雪渣袭来,打在李宁脸上,像针扎一样疼。

  
 

   守哨官兵都劝她,镜头取够了就回屋休息,剩下的由他们完成。

  
 

   李宁偏不肯,坚持要描完。

  
 

   等到完工,她的脸颊被冻得几乎跟“无名湖”三个大字一样红。

  
 

   “祝大家新春快乐、扎西德勒!”站在刻有“无名湖”三个大字的戍边石前,李宁和哨所官兵齐声高呼,声声祝福响彻雪海云天。 “嫂子,你辛苦了!”“嫂子,欢迎常回家看看。 ”无名湖哨所官兵的一声声“嫂子”,犹如阵阵暖流涌向李宁心头。 汽笛声响,挥手道别之际,李宁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,两行热泪滑过脸庞。

  
 

   一趟哨所行,一生哨所情,从此牵挂连雪山。

  
 

   得知士官张俊奇患有强直性脊柱炎,李宁便帮忙四处寻医问药。

  
 

   了解到士官崔德顺步入大龄未婚青年的行列,她便张罗着为其介绍相亲对象……李宁的热心,温暖着无名湖哨所戍边人的心窝。 “我给大家寄的牡丹鲜花饼和护膝记得捎过去。

  
 

   ”聊天结束,李宁千叮万嘱。 “放心吧!”电话这头,赵鹏满口答应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